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史研究 » 史料选载
京师大学堂师范、仕学两馆学生上管学大臣请代奏拒俄书
发布时间: 2013-11-27  

(光绪二十九年四月)      

 

师范、仕学馆学生恭上书于管学大人钧右:

    天下事有欲言而不得,不言而不能,言之则不免有越职之嫌,不言则坐视瓜分之惨而不忍,如今日之东省问题是也。

夫虎狼之俄,扼于黑海之约,不能西出,转而之东,竭全国之死力,疾速经营西伯利亚铁路,及其告成,即高掌远蹠,实行大彼得并吞世界之遗策,此各国人人所习闻而稔知者也。俄之外交手段,率以甘言重币饵于先,恫喝虚声慑于后,阴贼险狠,以灭人之国。其与我国之交涉也,又无一事不予我以难堪,无一时不置我于死地。强据我东三省,虽迫于各国共同之和约,而至今延不交还;近且迫我以恭赠主权之七约。此又我国人所忧愤而切齿者也。

英、日以切己之利害,倡共保太平主义,于是乎前年有联盟之举。当时我国之闻知者,率私心窃幸,谓可以庇他人之宇下而长存。而学生等固早愧愤畏惧,以为断无有受人之保护而能立国者也。俄既彰明较著割据我东三省,英、日必出而干预,而日尤为丝毫不相假借,于是乎迩来有日俄开衅之说。窃料我国之闻知者必谓日俄之战与我国无涉,我国且幸强邻多事,不暇谋我。而学生等固切切悲痛,以为大祸即在眉睫,存亡之机即决于此。

四月初四日(430日),果有日使照会外部:俄据东三省,中国果否承认?若果承认,即与中国为敌云云。确闻伊国即时遣军舰二十七艘向高丽及我国海面进发,乘机战取。我国此时拒日乎?拒俄乎?抑两国皆徐与磋磨而即可了事乎?窃以为若联俄以拒日,联盟之英日必皆以我为公敌,又相率问我破坏平和之背约。交战即不胜,必各尽其势力之范围以分敌人之产业。无论东三省既归俄,内外蒙古亦不保。吾知沿江诸省必归英,福建、浙江必归日,法、德亦必偿其觊觎两广、云、贵、山东、河南之志,美、意、奥诸国亦必乘机择—适宜之地,为均沾之利益。二万里幅员、四万万民庶皆将奴隶牛马受压制于他国之下,而波兰、印度之矣。且自亡其国,而又牵掣全球平和之局,则亡亦不义,而又处于必亡之势者也。

    若联英、日以拒俄,无论俄惮于英、日之势强,不战而自退,即还我东三省之故物,纵俄一旦与我决裂,英、日必以水陆各军麇集于东三省、海参崴左右;猛力扑击。俄国虽有西伯利亚铁路运兵之迅速,亦日不暇给,我国即调袁军、马军各劲旅防守边境。战事之结果,虽至微利益,亦必得收回东三省之主权,保二十年之和平。且脱兰斯瓦尔之与英,斐利宾之与美,皆以蕞尔无援,与地球最富强之大国血战,至二三年之久而不屈;岂吾国得英、日之奥援,犹畏怯寒栗而不若脱兰斯瓦尔、斐利宾耶!

    即以我国战守之大势而论,拒俄不过北边一面之防,而又得英、日之助;拒英、日则沿海万里,皆敌人攻入之地,而防不胜防。俄方盘踞东三省之不暇,则英、日必乘势蹂躏东南诸省,顷刻无一完土,此又情势之显然可决者也。

    夫联俄以拒日,则危亡如彼;联英、日以拒俄,则情势如此。存亡之机,间不容发。积火将燃,共为劫灰;大厦将倾,同受覆压。学生等之一身一家,亦莫不在其中,故敢垂涕而道。即祈奏请我皇上迅速乾断,联英、日以拒俄,措天下于安也。

    夫以大人之深谋宏识,固有百计图度,而不待学生等之喋喋渎陈者。然国家之设学也,专以养成忠君爱国之思想为目的,今当危急存亡之秋,间不容发,譬如一家火起,父兄长老皆焦思疲力以求一熄,而少而壮者乃袖手旁观,而以为不与己事,岂尚复有人心也耶!此学生等所以欲言而不得,不言而不能,言之而不免有越职之嫌,不言而坐视瓜分之惨而不忍也。谨恭禀以闻,不胜惶恐待命之至!

师范生:

俞同奎  王德涵  谷钟秀  王道元      梁兆璜  华南圭      薛序镛  瞿士勋

刘成志  董风华  陈发檀  高续颐  冯祖荀  顾宗裘      张葆元  王舜成  刘冕执

周钜炜  何育杰  李思浩  施恩曦  朱贵华  蔡日曦  丁嘉乃  叶开寅      朱廷佐

何培深  邹钟铨  丁作霖      姚梓芳  朱应奎  张达瑔  戴丹诚  廖道传  李恩藻

苏振潼  贺同庆  封汝谔  陈祖谟  余敏时  吴宾驹  黄艺锡  陈鉴周  阮志道  林仲干

王桐龄  何炎森  杜福垣      杜福堃  张耀曾  王运震  刘式训       

    孙鸿垣  李钟奇  伍作楫  向同鋆  曾有翼  段廷珪

仕学生:

朱锡麟    欧阳弁元          周忠纬         

    来源:《大公报》190357

 


 
北京师范大学校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北京师范大学校史研究室 地址:北京师范大学后主楼23层西侧 
电话:010-58800132    邮箱:shdxsh@bnu.edu.cn